首页 »

光天化日下公厕全透明,树状住宅阳台向外疯长……这家公司请来的大咖正设计你未来生活

2019/10/16 13:54:03

光天化日下公厕全透明,树状住宅阳台向外疯长……这家公司请来的大咖正设计你未来生活

这是一场聚焦于未来设计的高峰论坛。

 

论坛上,藤本壮介、林丰年、琚宾、Joris、许智勇、王铁、关永权、葛亚曦、赖亚楠、季春华、曾建龙、厐喜、李昱、Mabel Ding、赵丹青等设计大师云集,分享了各种开脑洞的设计。譬如,室外全透明的公共厕所、树状住宅的阳台如树叶般向外延展,还有悬浮于空中的森林群落……这些被重新定义的建筑,无疑也将重新定义人的行为——不久,人们就会习惯于在露天景观与花香中毫无顾忌地“方便”,人们将有望回归到“猿人”状态、在“树”上生活,也可能会把在空中森林中晨跑视为一种新生活方式。

 

关键在于,这已非设计师的纸上妙想,而是现实中真真切切的一座座建筑。未来已来。

 

为一座花园而建一座小桥,为大型居民区而配套一座学校,这并不奇怪。然而,日本新生代建筑师藤本壮介却实现了历史上第一次为厕所而建厕所。2012年,在日本千叶县市原市,藤本壮介建造了一座将“公共”与“私密”两个极端合二为一的厕所。厕所以一个玻璃箱构成,被植栽花园和2米高木墙包围,这使得人们在如厕时既能享受花园景观,又不用担心“春光外泄”。

 

 

论坛上,藤本壮介颇为得意,“这个厕所完工后,有大量游客甚至坐着大巴前来参观,他们排队进场,然后坐在厕所里拍照,久久不愿出来。当地政府自然是相当开心,但真有内急的人却因排队过长而上不了厕所,故而投诉当地政府。最后,市原市政府只能在围墙外再造了两座临时厕所。这可能是历史上第一次为厕所而造厕所。”

 

除引发厕所“走光”风潮外,藤本壮介还通过建筑设计,让人类回归“树”上生活。在东京郊区,他为一对年轻夫妇所设计的“House NA”,以“树”为概念发展空间,由20块大小不一的木板高低错落铺设而成。

 

 

每块木板如同树叶,木板所垒起的空间功能并不固定,可自主变化,满足了屋主即便生活在家中却能像“游牧民族”般生活的想法。

 

 

3年前,藤本壮介在巴黎设立办事处后,随即将自己树状住宅的奇思妙想复制到法国南部城市蒙彼利埃。“那里地处地中海沿岸,气候非常好,人们喜欢室外生活,因此我设计了这座集体住宅,它既尊重当地传统生活方式,又能接续未来。”这座住宅的阳台夸张地向外伸展,使建筑本身宛如树般生长,并形成一片片空中花园。

 

 

但空中花园几乎要占该住宅50%的使用面积,这使得建设单位不得不考虑其承重的可靠性。“但令人欣慰的是,经检测,阳台的承重性完全没有问题。现在外观工程已基本结束,明年春季其内部结构也将完成。”藤本壮介说。

 

 

事实上,这位新锐设计师的作品也已落子中国。在广州白云山麓,藤本设计了一个“空中森林”项目。该项目中,森林从屋顶延展下来,连接起8栋建筑,如同悬浮在空中的森林群落。藤本壮介说,他并不想复制一个原始森林,而是创造出一个新形态的面向未来的森林,它可以考虑到人们现在的需求,与生活高度结合在一起,形成多样性的“未来森林”体验。

 

 

而藤本壮介本人最喜欢却尚未实现的项目,地处中东。在中东1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他设计了一座“海市蜃楼”般的“光粒子”建筑。

 

 

该建筑大量使用半圆形和原形拱门设计,以尊重中东地区的建筑特征,也由此折断中东特别强烈的阳光,更达到“光线从空中一粒粒掉下来”的效果。该商业综合体项目还被设计了大量分层级的瀑布,由此为建筑降温,并且结合拱形设计,制造海市蜃楼的效果。然而遗憾的是,由于甲方原因,藤本壮介这一得意之笔目前还没有施展空间,借此次论坛他也不失时机自我推荐。他说:“我知道在中国,有大量有实力投资的企业,希望能有机会把这个项目在中国实现!”

 

 

对于藤本壮介的苦恼,国内近年来迅速圈粉的设计师琚宾似乎并不着急,他认为,“设计师实现不了的方案,就好比存在银行的存款,终有一天要取出来。”

 

琚宾因阳朔糖舍项目而收获大量设计奖项。21世纪初,新加坡阿丽拉酒店将桂林漓江深处一间已关闭荒废的制糖厂收入囊中,由琚宾设计,改造为精品度假酒店——阿丽拉阳朔糖舍。琚宾实现了阿丽拉对于新旧融合的愿景,将上世纪60年代糖厂建筑元素纳入酒店公共区域,如原来收甘蔗的老码头的水泥桁架被保留下来,成为泳池的一部分。

 

而糖厂的空心砖墙在酒店新建客房的建筑外立面中有了生命延续。琚宾还特别说到了一个细节,“酒店在建设过程中,对面村庄中的农民会不定期地来工地转一圈,拎两块砖头就走,回家砌墙头。后来你会发现,对面村庄里的猪圈、厕所、鸡窝的外立面,和酒店建筑是同一级别的……”

 

 

可见,面向未来的建筑设计,必须考虑与过往历史的连接。但,另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在于即将成为社会主流的“千禧一代”的喜好。

 

许智勇,A Plus Design Associates执行总裁,20年前,他为华润的商业综合体取名“万象城”,由他经手设计的中国商业综合体项目近百个。许智勇在论坛上表示,“‘千禧一代’是我们现在重要的客户群,需要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对此,Studio HBA(新加坡)负责人Joris Angevaare非常赞同。他认为,“千禧一代”有着非常鲜明的特征,他们可以花2美金买午饭,却愿意花5美金买一杯星巴克;这个群体会坐廉价航空,但可能一到酒店客房就会打开一瓶很贵的香槟。最关键在于,他们永远都和英特网连接,并热衷社交、晒图、分享。“新加坡金沙酒店的无边泳池,是被‘千禧一代’在社交媒体中分享次数最多的坐标。“

 

 

“千禧一代”正在重新定义我们的酒店。据介绍,为制造话题、亮点,为迎合“千禧一代”,酒店业正在尝试各种改变。譬如纽约的一家网红酒店,其酒吧体现了一种强烈反差——晚上会有许多DJ疯狂打碟,但一到早上,这里又变为静谧场所,附近住宅的居民都会过来享用咖啡,或阅读或工作;再如位于洛杉矶的英迪格酒店,以电影为主题,行走酒店各处甚至在电梯轿厢内都能体现好莱坞各种元素。

 

“首先要从视觉上下功夫,‘千禧一代’人人都在创作,人人都在传播,我们和设计师列出一个公式,时间+注意力+表现欲,乘以分享,就等于项目的话题盈利。”许智勇说。

 

由中国建筑装饰协会主办、金螳螂承办的2018“未来设计”国际高峰论坛日前在上海落幕。中国建筑装饰协会执行会长刘晓一、金螳螂创始人朱兴良、金螳螂集团总裁朱明出席论坛活动。上届“未来设计”国际高峰论坛在苏州举行。